手机真的可以取代专业摄影吗?!

手机真的可以取代专业摄影吗?!
美国芝加哥太阳报前阵子将公司内摄影师裁撤后改成特约自由摄影师的合作方式,以后内部不再有全职摄影师,照片的拍摄除非是更精準的需求,否则将会由记者直接使用手机拍摄。公司也在做了这个决定之后,为了让文字记者可以更快熟悉拍摄,特别开设了基础手机摄影,基本影片拍摄与剪辑等课程。

没错,你没有看错,就是使用手机拍摄。摄影记者被迫转成特约摄影师的最大原因,竟然是iPhone摄影太发达。

数位发展快速,行动装置设置的相机画素以及画质都越来越好,应付报章杂誌的出版印刷已经都没有什幺问题,而为了因应网路与社群媒体的大量需求,纸本的传递速度对于社会大众已经太慢,依照以往的作业方式,从接到事件,接着摄影记者到现场拍摄,照片回传报社或通讯社,图片编辑挑选照片,出版印刷等步骤已经完全不敷快速的需求。行动装置快速分享与人手一机的普及率,对于突发新闻事件为主的媒体来说确实方便不少,但照片的品质与水準就现在看来,好像已经不再重要。
手机真的可以取代专业摄影吗?!

摄影记者,顾名思义就是用影像来报导事件,不管是搭配文字,或是文字搭配,这不是绕口令,这两个东西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是文字记者写完文章后,请摄影拍一个符合文章内容的画面;另一个以摄影记者拍摄的影像为主,文字只是辅助说明场景或是时间。字面上看起来很相似,但其实这两者之间天差地别。以影像为主,跨页,满版照片呈现,是每个摄影记者追求的成绩,可是在台湾现在的新闻不像新闻,所以摄影都被要求拍摄不知所云的照片,更夸张的还有听过某大媒体的主管要求摄影记者直接拍摄影音,照片回来用截取的就好。

从什幺时候开始新闻摄影变得如此廉价?
从什幺时候开始新闻摄影变得如此不堪?

美国时代杂誌某期的封面也是使用iPhone拍摄的照片,但行动装置与由非摄影专业拍摄真的能取代摄影记者吗?其实这点笔者抱持着怀疑的态度。
手机真的可以取代专业摄影吗?!

我们把事情分成两方面来看,第一个是速度。

社群网路的发展让很多人不想看报纸,不一定是因为报纸不好看,而是因为只要打开FB,Twitter,或是其他社群网路,基本上今天有哪些热门的新闻或是事件都已经由朋友分享在你的涂鸦墙,以不需要长时间关注趋势或是时事的朋友,这些新闻量其实已经足够。而行动装置的影像分享,更是快速的蔓延在你我的生活中,每到地震时,就会看到不少朋友拍下现场实况,前阵子的中部地震走山,第一时间就有朋友用手持装置现场直击,以新闻来说,这种快速是以前没办法想像的。如果单就这点来看,确实行动装置的快速分享,或许真的可以取代摄影记者还需要长途跋涉到各地拍摄,不管是成本考量或是时间考量上都划算不少。

另一个回归到影像。摄影记者最大的能力不一定是有多会拍,而是他们在现场对新闻事件的发展有多强的预感,这没办法用言语说明,这就像是一种直觉,厉害的摄影记者到了现场,就可以很快速的找到什幺画面对这条新闻会是最重要的,什幺画面有可能会发生在下一秒。我们先不谈碰巧在现场拍摄到的一般社会大众,以太阳报为例,文字记者对于文字确实有很高的敏锐度,但到了新闻现场,判断画面的能力真的足够吗?虽然能很快速的将照片分享回传,但新闻摄影画面的张力会不会也降低不少?这点是值得存疑的。所以如果是用影像面来判断,摄影记者还是很难被完全取代。
手机真的可以取代专业摄影吗?!

行动装置确实方便,突发性的新闻事件也确实适合运用行动装置来快速拍摄与分享,笔者也看过战地摄影使用iPhone拍摄照片,但影像能有力量,并不是因为摄影记者用了什幺器材拍摄,而是摄影记者本身对于新闻事件的判断与呈现。可是如果为了更方便快速,也为了因应影音多媒体的需求量增加,裁撤摄影记者请文字记者拍摄这点真的很值得商榷,每个职务都有他的专业,不应该找非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出版业受数位沖击这场仗已经够辛苦了,如果连品质这件事情都守不住,那或许真的可以宣告新闻摄影已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