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同志、拉丁美洲裔与穆斯林──奥兰多夜店杀手与被害者的身分

枪、同志、拉丁美洲裔与穆斯林──奥兰多夜店杀手与被害者的身分

  这世界上的确存在着厌恶同志的人,「恐同」不是穆斯林发明的。这世界上也存在着因为自己不顺心而大规模杀人的人,「枪枝滥杀」不是穆斯林发明的。这世界上可能有「恐怖主义」,但那是什幺?维基百科的答案是「为了达成宗教,政治或其他意识形态上的目的而故意攻击非战斗人员,有意製造恐慌的暴力行为之思想,相关行动由非政府机构策动」。这个定义排除了因为政府发动的战争而杀害平民的行为。

  2016年6月12日,美国佛罗里达奥兰多市发生了该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枪击杀人案件。一名29岁的阿富汗裔美国公民欧马‧马蒂恩(Omar Mateen),夹带突击步枪与其他装备,闯入当地颇富盛名的同志夜店「Pulse」疯狂扫射。倖存者回忆道:「枪声持续了像是有一首歌那幺久。」

  马蒂恩与警方对峙一阵子之后,遭到击毙。但在此之前,他已经杀死了50个人,杀伤了53人。伤亡者大多是参与当天「拉丁美洲主题派对」的青壮年男同志,一个一个浮现出来的死者名单,莫不夹带着足以辨识其拉美身分的姓氏。像是Edward Sotomayor Jr.,一位34岁同志旅行社的品牌经理;Stanley Almodovar III,23岁的药剂生,脸书上最后一则公开动态是几天前被女性朋友tag在「超开心姊妹们一起看了《魔境梦游2》,跟好友相聚真棒」的贴文中;Juan Ramon Guerrero,22岁的大学生,今年才刚向家人出柜,亲友说他是个非常内向的人,喜欢在家里帮忙带姪子姪女,平常都不会出去跑趴;Eric Ivan Ortiz-Rivera,36岁的已婚室内设计师,据说个性呆呆的,非常喜欢跳舞,丈夫凌晨发现他没有回来,焦急打电话给其他亲友,怎知他已被列在警方第一波确认的死亡名单中。

枪、同志、拉丁美洲裔与穆斯林──奥兰多夜店杀手与被害者的身分

  

枪、同志、拉丁美洲裔与穆斯林──奥兰多夜店杀手与被害者的身分

枪、同志、拉丁美洲裔与穆斯林──奥兰多夜店杀手与被害者的身分

  枪击发生不到数小时,政治人物的动态已经显现了这个国家面对相同问题的捉襟见肘。完全不意外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表示:「我早就说要禁止国外出生的穆斯林入境了吧!」并且呛声「欧巴马如果不能硬起来,就该滚下台」。川普完全没有注意到(或者即使注意到也不在乎)的是,枪手就出生地来说绝对是美国人──欧马‧马蒂恩在纽约出生,在佛罗里达圣路西港成长,没有已知前科。儘管两年前曾因为网路上的言行遭到FBI调查,但最后没有成案。马蒂恩合法拥有作案的枪枝,而按照目前美国拥枪法规,没有人能够阻止他杀人。

  更有甚者,马蒂恩的枪枝经验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911的产物。他曾想要投身警局,但没有成功。根据犯罪剖绘研究,许多反社会杀人狂都曾试图当警察未果,这点并不奇怪。但取而代之的是,他加入了私人保安公司。这些提供美国政商名流出入中东地区安全保障的贴身佣兵集团,在911之后才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马蒂恩想要拥有的男子气概与支配感,是否真能藉由配备武器、保护有钱白人的安全而得到?这点是可疑的。唯一确信的是,这段经验有助于他操作突击步枪,在短时间之内造就百人死伤。

枪、同志、拉丁美洲裔与穆斯林──奥兰多夜店杀手与被害者的身分

枪、同志、拉丁美洲裔与穆斯林──奥兰多夜店杀手与被害者的身分

  马蒂恩在行凶前一刻,宣称自己效忠于ISIS。然而他过去的工作,也就是富人贴身佣兵,是在保护美国人进出伊拉克、阿富汗而不受ISIS等集团伤害。是他忽然改变了自己的立场与认知吗?还是用效忠ISIS来掩饰真正的动机呢?马蒂恩的前妻指出,「他不是个教徒,他是个神经病」。马蒂恩曾经多次殴打妻子,理由无非是下班回家看到老婆衣服还没洗完之类的小事。两人婚姻无可避免的破裂,而前妻也很快的对媒体表示,马蒂恩从来都不是虔诚的穆斯林,他比较像是个精神不稳定的人。

  过去发生的大规模枪枝滥杀,没有针对过同性恋群体。马蒂恩何以选择了当地知名的同志夜店?他的父亲在第一时间表示,儿子厌恶在路上接吻的男同志,接下来甚至补充说:「同性恋的罪自有神来处理。」而美国部分政治人物,竟也有意无意的暗示,同性恋是自业自得。枪击发生后几小时,德州副州长Dan Patrick在推特上写道:「别被欺骗,神不能被嘲弄。种下什幺,就得到什幺。」这是引用自加拉太书第6章第7节。

  马蒂恩之父与德州副州长,一个是穆斯林,一个是基督徒,他们反同的言论竟然是完全相同的。这让川普不经思考的发言显得很可笑,因为反对同志根本不是保守穆斯林专属的偏见,就算把穆斯林全部赶出美国,也不能让同志更安全。如果马蒂恩是个白人,整场大屠杀的叙事将完全不同──人们将会看见即使在同志婚姻已合法化超过一年的佛罗里达,还是有人恨不得杀光同志;人们将会看见,让一个FBI曾经怀疑过、列入禁飞名单的可疑份子合法拥有枪械,是多幺奇怪的事情;人们可能会再度公开讨论这个国家宪法中明定的拥枪权利,是否已经造成了太多不合理、不堪承受的人命损伤,而需要管制。

枪、同志、拉丁美洲裔与穆斯林──奥兰多夜店杀手与被害者的身分

  穆斯林只是枪手身分的一个面向,他同时还是家暴者(与穆斯林身分无关)、恐同者(与穆斯林身分无关)、训练有素的佣兵(与穆斯林身分无关)、美国土生土长的公民,但对于习惯找到简单答案的怠惰之人,「穆斯林」这个标籤就能终止一切思考。

  枪击发生一天后,马蒂恩的另一重身分被倖存者揭开──他不仅是Pulse夜店的常客,还拥有男同志交友软体的帐号。这可能是最关键的身分,补充了马蒂恩过去的一切奇怪举止:为什幺无法拥有和睦的异性恋婚姻、为什幺急着想成为执法人员、为什幺选择了同志夜店作为犯案地点。若这些报导证据全部属实,那幺马蒂恩想杀死的,是自己的认同。他想杀死的,是被男性吸引的自己。他想杀死的,是不被父亲承认的自己。

  而这一切他曾承受的痛苦,他带给其他无数家庭的痛苦,全都被穆斯林的身分掩盖了。

枪、同志、拉丁美洲裔与穆斯林──奥兰多夜店杀手与被害者的身分 

相关推荐